喝酒以后头疼吃什么药

  • 时间:2019-08-14 18: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长久以来“喝一杯酒”意味着三五好友把盏言笑的欢乐时光。基于我们每个人不同的年龄以及第一次喝酒时周围的环境,我们都有过各种回忆和期待(有时是焦虑) 使我们可能回想起一杯沁凉的啤酒、一杯鸡尾酒、杜松子酒加奎宁水、威士忌加啤酒、一口红酒或诸如此类的事物等等。

  周而复始,在多数人早期喝酒的过程中,对于酒精的期待总是能够符合实际需要喝下的酒量。

  如果刚好每次都能恰如其分,我们自然认为“喝杯酒”是一件令人愉快的经验,不仅满足自己的需求,也不会逾越宗教习俗的规范。同时满足渴望、迎合社交场合的礼仪,并有助于我们放松心情、振奋精神,达到我们各种不同的追求目标。例如以一位55岁的芬兰人而言,当有人找他喝一杯时,不禁立即使他联想到年轻时,在寒冷的天气下喝下一两杯白兰地或伏特加烈酒后,所带来的阵阵暖意。

  若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她脑海里可能立即浮现,华丽水晶杯装着香槟、衣香鬓影、耳鬓厮磨、情意绵绵罗曼蒂克的气氛,或是摇滚音乐会中蓄胡、长发牛仔装装扮的年轻人,从满袋瓶装酒中取出一瓶豪饮,闪光灯不停闪烁,四处烟雾迷漫,每个人都尖声狂叫,令人兴奋不已的景象。有一位A.A.会员说:“喝一杯”几乎等于是吃比萨、喝啤酒的代名词。

  还有一位78岁的寡妇说,她时常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在疗养院时,很喜欢在就寝时来杯雪利酒的习惯。虽说我们脑海中这种对于喝酒的印象极为自然,然而就我们现在的情况而言,却是一种误导,这也是我们有些人开始喝酒的方式。

  如果我们喝酒的过程仅仅是这样,那么我们后来就不太可能会恶化成为嗜酒的问题。然而如果我们毫无畏惧的检视从前喝酒的过程,就可以看出在我们最后几年或几个月的嗜酒期间,不论我们再如何努力的尝试,未曾再出现如此完美、神奇的时光。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一再的发现自己的实际的酒量远大于此,最后总是导致某种程度的麻烦。也许我们对自己饮酒过度单单只有私下感到些许内疚。

  但有时却会演变为剧烈的争吵,影响本身工作,甚至导致严重的疾病、意外,或法律和财务问题。所以,当一个“喝一杯”的建议出现时,现在我们尝试着回想从开始喝酒到最后一次可怜的醉酒和宿醉的整个过程。

  一般朋友对我们提议喝一杯酒的邀约,一般而言纯粹指的是社交应酬、一两杯浅尝即止的方式。

  但是如果我们认真仔细的回想上次喝醉所给我们带来的痛苦的全部细节,我们就不会再被长久以来盘据在我们心头对“喝一杯酒”的印象所蒙蔽。

  如今我们可以坦白地承认,就我们生理上的真实反应而言,我们相当确定一杯黄汤下肚,意味着我们迟早又会再喝醉酒,而带来一连串的麻烦。

  喝酒对我们来说已不再意味着音乐、欢乐,而是病痛和悔恨的记忆。有位A.A.会员曾经如此表示:“我知道现在如果去酒吧喝一杯酒,将绝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只是用一点时间、花一些金钱而已。

  这一杯酒将会耗尽我的银行账户、我的家庭、我的房屋、汽车、工作、我的理智,甚至于我的人生。这实在是太大的代价太高的风险。”

  当我们从一般性喝的多发展为嗜酒时,经常的醉酒严重干扰了生活和工作,于是我们减少饮酒次数,或试图把酒量控制在一到两杯,或从高度酒换成啤酒或葡萄酒,好让自己不要醉得太厉害。也许我们可以保持一段时间滴酒不沾,然后遇到机会(一些特别庆典、个人困惑或根本没有特别的事),我们又会开始喝酒,开始我们想只喝一杯吧,由于一杯酒并未导致什么严重后果,我们觉得再喝一杯也是安全的。但事实证明那只是个陷阱——当我们喝了两三杯,感觉不错,然后觉得以我们的酒量再喝一两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结果我们控制不住的喝得太多,回到了原来烂醉如泥的状况。

  专门研究酒依赖问题的医生告诉我们——正是第一杯酒触发了潜在的饮酒欲望,进而使我们失控。这种重复的经历使我们得出结论:试图控制酒量计划如何不喝醉是不可能的,而避免那关键的一杯酒——“永远不端第一杯”才能使我们保持长期清醒。

  酒依赖是一种对于酒精的成瘾行为。酒精作为一种软性毒品与任何其它成瘾物质一样,我们如果想保持康复状态,只有远离第一剂导致我们所成瘾的那种麻醉剂。

  在酗酒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会在非常难受的时候很严肃的发誓“再也不喝了。””我发誓要一年不喝。”,从心里说,我们真的是不想再喝醉了。当然有些人会有所保留:说这个誓言只是针对于“烈酒”,而不是啤酒。其实啤酒与葡萄酒也会让我们喝醉,只是需要喝更多的量来达到与白酒一样的效果。我们喝啤酒与葡萄酒醉酒所受的伤害同我们喝烈酒一样。

  然而,过一段时间,誓言和痛苦的记忆都会被抛之脑后。我们在某个时刻又开始喝酒了。我们的“永远”总是不能持久。

  当然其中一些人确实信守诺言戒了很久,2个月、半年、或者一年,直到时间到了,我们觉得应该可以自由的、控制性的喝酒……我们又复饮了,很快落入原来的麻烦中,同时带着新的内疚与悔恨。

  酒依赖是一种永久的、不可逆的疾病,我们大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保持清醒不要发长期的誓言。更实际、更有效地说法是:“我只是今天不喝酒”。

  也许我们昨天喝酒了,但可以决定今天不喝。无论遇到什么诱惑和愤怒,我们尽我所能努力避免今天喝第一杯酒。

  如果饮酒的愿望过于强烈,那就把24小时分成更小的单元——至少一小时——我们可以忍受这种暂时的停酒引起的不舒服,那再多一小时!再一小时!再继续下去。我们今天成功了,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我们明天也能做到。

  “24小时”计划是很随意的。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重新开始,无论我们在哪儿。在家,在工作时,在医院的病房,在下午的4:00或早上的3:00,我们可以决定从任何时候开始在未来的24小时或5分钟内不去沾酒。

  我们只是尝试着过好今天(现在),仅仅为了保持清醒--它的确奏效。一旦这种思维方式成了我们思想中的一部分,我们发现以24小时为一阶段的生活对于处理其它的一些事情同样有效和令人满意。

  我们越想要远离酒精,想喝酒的念头就越挥之不去。因此简单地远离酒(或不去想喝酒)是不够的。

  一旦停酒之后 ,那些空余出来的时间要如何打发? 我们中大部分人都有正式工作要做,但仍然有许多空出的时间必须打发。所以我们必须培养新的爱好、安排丰富多彩的活动,以填补这些时光,同时也给原本一度沉迷于酒精之中的精力找到适当宣泄的渠道。

  1.戒酒的初期,可以散步或者快走。尤其是去未曾到过的新地方。去公园或乡间小道悠闲地漫步,但不是累人的急行军。

  2.阅读。虽然我们有些人无法定下心来看书, 但是我们真的该好好看一些书籍,以此使自己开阔视野,增加生活的阅历,同时更加专心。

  5.着手处理忽略已久的家庭杂务。整理衣柜、梳妆台、将文件分门别类归档、或是处理我们拖延很久的事务。但我们在做这些事时,不要贪多,量力而行。不要一次清理整个厨房或是整理所有文件, 而是一次清理一个抽屉或一个档案夹,其它工作改天再做。

  6.尝试培养新的嗜好。选择不会太昂贵或要求太高、纯粹娱乐消遣、没有竞赛压力却令人耳目一新、振作精神的活动。例如歌唱、写作、热带鱼、木工、篮球、烹饪、赏鸟、业余表演、木雕、园艺、吉他、电影、舞蹈、石雕、盆栽、收藏等。许多人发觉,自己现在真正喜爱的活动竟然是过去从未考虑尝试的嗜好。

  7.重拾往昔乐趣。一件你多年没有润色的水彩画、桌球或围棋、阅读札记等,延续这些爱好。但如果觉得已不再适合你,就直接舍弃。

  8.去上课。学习日语或是英语?喜爱历史或数学?想了解考古学或人类学?或者烹饪、电脑操作,那就去参加函授课程、电视大学或成人教育(只为兴趣,不一定要有学分证书)。还有很多地方都有每周只要上一天的课程,何不尝试一下?上课不仅可以开阔视野,更可以拓宽生活领域。万一你对上课内容感到厌倦,不要犹豫马上退出。学会放弃对自己无益或是没有正面、积极、健康意义的活动,我们才能够鼓起勇气重新面对,才有机会去领略喝酒之外崭新的生活层面。

  9.自愿去做一些有用的服务。许多医院、儿童服务机构、社会福利团体都非常需要志愿者提供各项服务。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当我们能够对他人有所贡献时,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服务 ,我们也会觉得特别受用,甚至在谈论参与这些活动的过程及其相关讯息时,我们也会感觉非常有兴趣而特别投入。

  10.打扮自己。我们大部分人知道很多方式剪个新发型、穿件新衣服、换副眼镜、甚至更新牙齿,都会有出乎意料、令人愉悦的效果。

  11.放松地玩!并非我们日常生活中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一定必须要积极进取、求新求变。我们也需要去做一些纯粹只为了兴趣的活动,诸如你喜欢的风筝、动物园、喜剧电影、灵魂音乐、侦探小说等等;都不喜欢的话,找其它一些好玩而又与喝酒无关的活动,纯粹为了犒赏自己。

  在我们酗酒的过程中,固定的时段、熟悉的地点以及习惯的活动。尤其是在疲累、饥饿、寂寞、愤怒或是特别高兴的时候,这些看似平常、重复出现的场景,对我们清醒的生活而言都是危险的陷阱。

  我们刚开始戒酒时,回顾过去喝酒的习惯对找到克服酒瘾的方法很有帮助。我们经常习惯买酒的地方也许是上班途经的某个超市,我们每个人总是有自己最喜爱的喝酒地点。不管是和朋友的饮酒作乐,还是每天固定时间的习惯性小酌,我们都可以从过去喝酒的轨迹中发现自己习惯在什么时间、哪些日子喝酒。

  严重酗酒的人一般不了解自己身体为什么疲惫。其实,至少有三个源自于酒精特点的原因:①酒精属于高热量饮料,能够快速提供能量;②酒精麻痹了中枢神经系统,使得酗酒者无法察觉到身体不适的症状;③当酒醉麻痹状况逐渐消失后,随之而来的焦虑又引起另一种紧张感。

  在我们停酒后,焦虑不安的感觉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并导致躁郁及失眠。同时我们也经常感到十分疲倦和昏昏欲睡,这两种情况时常会交替出现。随着停酒过程的延续,这两个问题都会逐渐好转,毋需担忧。

  这就提醒我们,初期停酒阶段必须要有充分的休息。因为当我们疲倦时,往往又会产生再端起第一杯酒的念头。

  我们很多人急欲了解为何有时会无缘无故地、突然间出现想要喝酒的冲动。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当时的情况,就会发现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我们感觉特别疲惫的状态时,只是我们当时不了解其中的关联性。我们常常消耗了过多体力又得不到充分休息,一般而言,此时只要吃份快餐、小点心或者小睡一会儿就能立即恢复,同时想要喝酒的念头也会烟消云散;即使我们没有立即入眠,但只要躺一会儿或在椅子上小憩片刻,都能够放松心情,消除疲劳。当然,如果我们能在每天的计划中为自己安排出足够的休息时间,会有更好的效果。

  停酒后常常出现失眠的各种状况。而“失眠”太多的被我们作为需要喝一两杯的借口,因此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以帮助自己避免再去喝酒。

  有时候与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倒不如索性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使是在凌晨一两点钟,亦不妨起来阅读或写作,直到身体需要休息时为止。

  重新检查自己的生活起居习惯,看是否因某种不良习惯造成了自己的睡眠障碍。例如,晚上是否喝了太多茶或者咖啡?饮食是否适度节制?有没有适量的运动?消化道系统的运作是否正常?

  另外,很多传统的老偏方对解决失眠问题也很有效。例如,喝杯热牛奶、深呼吸、热水澡、阅读一本单调、乏味的书或是欣赏轻音乐等等。

  如果情况没能改善甚至持续恶化,我们建议去寻求一位比较高明的、同时了解酒瘾问题的医师诊治。

  我们必须谨记:安眠药并不能解决我们嗜酒者的失眠问题。经验表明,依赖药物,最终不可避免的会复饮!况且借助药物入眠,需要承担很大风险。因此,我们宁愿忍受短期的不适,也不愿冒险借助药物,直到身体重新恢复健康的睡眠习惯。

  在摆脱酒精的桎梏后,我们很多人曾在夜深人静或是黎明破晓时,惊惧的发现自己竟然做了一个鲜明生动的有关自己复饮的噩梦。 我们对于复饮的状况感到如此的震惊与痛苦,但这种现象并不是一件坏事,它表示:我们确实已经痛改前非,领悟到自己不能再这样继续狂喝滥饮,所以我们在梦中、在潜意识里也认同自己保持清醒的选择。

  当我们可以滴酒不沾安然入眠,感觉是如此的美好,一种身心纯粹愉悦的享受,从此不必再经受宿醉的痛苦折磨,也勿需担心酒后失态、记忆一片空白等窘境的出现。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能够以感恩而又充满希望的心情迎接崭新一天的到来了!

  在戒酒的初期, 与从前的酒肉朋友保持适当距离,或者找个合理的借口来避开以喝酒为主要活动的宴会是明智的做法。但是迟早我们必须出席一些喝酒的聚会,因此如何面对酒局很重要。

  如果主人是老朋友,可以事先告知自己现在已经戒酒; 或至少有一位同伴知道我们正在戒酒 ,并了解到它对我们的重要性——他能声援你并减少你将承受的压力。

  另外如果在出席宴会之前在胃里先补充一些营养东西对于你稳定情绪是有益的, 你也可以随身带着一小包你最喜欢的糖果或是替代食品 。有时候如果在吃完晚餐后,晚上还有很长的喝酒时间时,我们也可以提前离开。大多数的人几乎完全不在意我们的离去, 他们太忙着喝酒或是诸如此类的事 。

  总体而言我们不要过于紧张,因为(1) 别人喝酒并不像我们原先所以为的那样 (2) 非常 、非常少人注意到或在乎我们是否喝酒 (3)爱护我们的朋友或亲戚,他们乐于见到我们不喝酒。

  我们尽量采取不说谎同时也让其它人能够比较快了解和接受的方式进行说明。 例如” 健康因素”和 “ 医生的吩咐 “ “ 我发现自己不适合喝酒 “。一般人都能接受我们现在已经不喝酒的事实,同时停止询问我相关问题。

  当然越早向我们熟识的人坦白事实的真相对自己越好。大部分友善的人会赞赏我们的诚实并鼓励我们为摆脱酒瘾所付出的努力。对别人大声说出我们不喝酒可以给我们自己很大的帮助, 强化我们保持清醒的决心,同时可能会有一项附带作用 : 有时候当我们做出如此的声明后,会鼓励其它有些想要或需要喝酒的人不喝,别人并不会看低你。

  当我们被问到想喝点什么时,我们大部分人可以接受汽水或其他饮料,如此一来可以让自己更自在。

  很正常的,我们并不希望别人过于关注我们戒酒的事,而是希望能够以谨慎和隐密的方式而非公开的方式昭示众人。但有时候一位好心、出于善意的朋友或家人,无意中过度关心我们酒瘾疾病的康复情况 。这可能会使我们感到相当为难,这时最好试着忍耐,通常不会超过2分钟 ,等到我们感觉较为冷静时, 我们能平静的解释我们真诚的感激他们的关心。

  有时候一个喝了很多酒的人或者原来的酒友,对于你突然不喝酒不满意,你碰到这种强迫的情况并心情不愉快时,请记住有千上万正在戒酒的吧友支持你,即使我们不在现场,但我们的心与你同在 。你要学习避开这一类的人,有时候完全可以找个借口直接离开,即便得罪这类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毕竟我们不过是采取必要的措施以维护自己的健康。

  如果你真心实意想戒酒但发现自己无法彻底戒除;或者,如果你在喝酒时难以控制数量总是喝醉;或者,你并不喜欢酒精的口感,喝酒很猛追求酒精带来的沉醉飘忽的感觉。那你可能就患有酒精依赖症。

  9)有时候平时也可以不饮,但一旦饮酒就连续几天大剂量饮酒,直到身体抵受不住为止,间隔半月,一月或更长时间再喝。

  6)一旦不饮,即感到身体不适,心慌,心悸,出汗,坐卧不宁等症状,饮酒后症状缓解.

  10)有时候平时也可以不饮,但一旦饮酒就连续几天大剂量饮酒,直到身体抵受不住为止,间隔半月,一月或更长时间再喝。

  5)有手抖出虚汗,失眠,走路呈斜线)已强制戒酒无效或因为喝酒引起的身体原因住院治疗多次.

  7)因饮酒已出现胃出血、高血压、小脑萎缩、脂肪肝、酒精肝、肝硬化、骨股头坏死等并发症.

  8)已出现人格改变多疑,脾气改变,对家庭无责任感,对家人(妻子和孩子)漠不关心.

  12)有时候也可以平时不饮,但一旦饮酒就连续几天大剂量饮酒,直到身体抵受不住为止,间隔半月,一月或更长时间再喝。

  14)戒酒综合症明显:一旦不饮酒,就出现:呕吐,抽搐,震颤(手,面部,舌),谵妄,癫痫等症状,饮酒后有缓解。

  在戒酒一段时期以后,嗜酒者会觉得喝几罐啤酒或几杯淡葡萄酒该没有问题了。然而这会使他误入歧途,并发展为每餐必饮。要不了多久,这个嗜酒者又会狂饮如初,旧病复发。 如果你是一个嗜酒者, 你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使自己的嗜酒问题日益恶化,并承受由此而带来的各种各样的灾难;要么彻底戒酒,保持头脑清醒,以一种全新的、有意义的方式生活。

  喝一两瓶啤酒就醉的人不多。嗜酒者和别的人一样,对这点很清楚。但是,嗜酒者会因此错以为他们可以控制自己每天只喝两、三瓶啤酒就不再喝了。他们偶尔也确实能够在几天或几个星期内照此办理。于是他们会得出结论:即使喝酒也会“游刃有余”。但是,每次喝的啤酒或葡萄酒会越来越多,或又转而喝烈性酒。终于,他们又旧病复发了。

  许多酗酒过度的人可以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才狂饮一次。他们在清醒的时候可以把酒置于脑后,此时喝也可以,不喝也行,用不着在心理或感情上克服很多困难,而且更愿意选择不喝酒。 而后,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甚至什么原因也没有,他们忽然大饮而特饮起来。工作、家庭以及其他的公民和社会责任全被抛在一旁。这次狂饮可能只是一个晚上,求一篇“比较中国预算会计和, 也可能持续几天至几个星期。狂饮一旦过去, 饮酒人常常会感到疲惫和懊悔,下决心永不让这种情形再次发生。但这种情形还会再来。

  间歇性酗酒的人可能是嗜酒成瘾者,也可能不是。但如果喝酒变得无法克制, 而且狂饮之间的间隔变得越来越短,。如果这个酗酒的人勇于承认自己是个嗜酒成瘾者,那么他便像成千上万互诫协会会员那样,朝着戒酒成功的历程迈进了一步。

  6、别人说我不是个嘻酒成瘾音,但是我的酗酒问题似乎日益恶化,我该不该加入互城协会?

  互诫协会的很多会员在当年尚未戒酒的时候,可能亲朋和医生并不认为他们是嗜酒成瘾者。嗜酒者本人也常常不愿认真地正视酗酒成瘾这个现实,因而使问题更为复杂.值得反复强调的是,对于“我是不是个嗜酒者?”这个问题的判断必须由酗酒者本人做出。只有本人(即不是亲朋,也不是医生)才能下此定论。但这个判断一经做出,争取戒酒以保持头脑清醒的努力就有了50%的把握。如果等着让其他人做决定,嗜酒者可能会毫无必要地承受更多的由酗酒所带来的危险和痛苦。

  有些人在阅读了互诫协会的经典书籍《嗜酒者互诚协会》之后戒了酒。但是,几乎所有能够这样做的人都立即去寻找其他的嗜酒者,以便和他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并帮助他们戒酒。

  要使互诫协会的戒酒方案对个人发挥最大功效,最好的办法是让其他人了解、接受这一戒酒方案的内容并共同参与。嗜酒者们通过在互诫协会地方分会里与其他嗜酒者一道努力,可以加深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并进一步领会应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会发现周围人的以往经历、现有问题和所抱希望均与自己的相似。他们可以由此克服孤寂感,而这种孤寂感可能正是使他们贪恋杯中物的一个重要因素。